【突发】【喻叶】试阅+印调

天 接 水。:

预计 CWT37 (8/9-10) 出刊
和尹尹真的是超级极限的突发,只能说我现在还在持续爆字中_(:3」ㄥ)_

希望可以拚完!



【CWT37】全職x東京喰種crossover/喻葉小說本印量調查



【试阅】



喻文州X叶修

※内文中标示的(1)跟(2)只是为了区分是不一样的段落



(1)


    夜幕降临的黑暗,是喰种捕食猎物的时间,也是搜查官们活跃的时刻,属於捕食者与被捕食者之间的战斗。


    「郑轩!後面!!」

    喻文州一个提醒,郑轩一边喊着压力山大但还是敏捷地往旁边一个翻滚躲过喰种的偷袭,接着他抬起手中的羽赫准确的就往对方攻击,羽赫是远程攻击再加上精准的控制让偷袭的喰种一个踉跄。

    就在这时头偷袭的喰种觉得背後一凉,与生俱来的强烈第六感带给他前所未有的不安感,他一个转身就要集中他的甲赫於身前防御,虽然甲赫的速度慢但是却有着防御力高的弱点。

    但是,还是慢了。


    就在他转身的那瞬间,就听见这场战斗下来几乎没有停过的声音干扰, 「哦!挺机警的啊,不错不错,不过遇上我就是算你倒楣啦!要是现在是小卢小朋友的可能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他那把重剑可能真的会慢了点。」黄少天叨叨絮絮的念着,手上的动作可没慢下,他一个蹲低,手上由威力强大的鳞赫制成的太刀武器,冰雨,冰冷的就斩上还没有完全防御完成的甲赫的缝隙。

    「漂亮!」从隙缝中溅出的鲜血正显示着攻击的成功,不知何时绕到喰种身後的于锋一个称赞,就将手中的尾赫狠狠的劈向喰种,一连串的攻击合作无间,以鲜红的血液化做今日的结尾。


    喻文州的蓝雨小队的成员各个都累趴了,持续了一整晚的讨伐现在天空都翻出微亮的鱼白肚,郑轩还很没形象的趴在地上表示周末前夕的加班真是太没有人性压力山大。他们蓝雨小队的新人卢瀚文正精力充沛举着武器的和黄少天吵吵闹闹的发表着方才的打斗心得。

    最後则是由进行了这次讨伐规划的喻文州微笑的说大家都辛苦了,周末好好的去休息玩一玩,别老事宅在家里打网游,几个正在约下本的队员们纷纷哀嚎,平常就天天在运动了,他们小队也没有妹子可以约来联谊,唯一剩下的乐趣就是宅在家里打个副本练练技术了。


    「队长你不能这样──你自己不也练了个号吗──」其他人无辜地喊道。

    喻文州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这群队友们和声的解释,「没说你们不能玩啊,只是要适可而止。」


    「别像少天上次那样,熬了三天两夜结果出勤因为睡眠不足而撞到树了。」喻文州举例着。

    蓝雨小队马上很不给面子的卖队友笑出声音来,结果马上换来另一个人的不满哀嚎,「队长──你不带这样的啊──上次那个是意外,我平常这麽精明的人才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实在是上次下本遇到的家伙太欠揍了,忍不住就和他PK停不下来啊。」

    「但是黄少你PK也没有赢几次啊?」卢瀚文小朋友非常尽责的爆料着。

    宋晓和徐景熙还坏笑的补充着,「那阵子黄少还郁闷的少喝了好几瓶食堂提供的牛奶呢。」

    「压力山大啊。」

    「滚滚滚滚──你们这群人等会晚上竞技场见,别想跑!!看本剑圣分分钟虐爆你们!!」黄少天马上驳斥着。

    「哈哈哈──」


    喻文州微笑的看着他的队员们笑闹着,差不多告了个段落後,喻文州才出声表示可以解散了。

    大家道别完後,黄少天跟上喻文州离开的步伐,他们要前往的方向差不多常常会一同结伴,「队长队长,你今天也要去那家咖啡厅吗?真有这麽好喝吗都让我也想去试试了,楼下的网吧是不是也是楼上那家咖啡厅所属的啊,不如我也跟去楼下上个机打个荣耀吧反正今天也没有安排什麽事,回去也就是睡觉。」

    「是啊,不过我今天在咖啡厅和人有约了,就不陪你在楼下了。」喻文州点点头,有些抱歉地说道。

    「没事没事,那我就去楼下上机打打游戏,不晓得上礼拜那家伙还在不在,在的话就找他PK几场吧?」黄少天挥挥手,表示不需要介意,接着就叨念起自己等会的行程,似乎是想要找上次让他撞树的罪魁祸首。


    他们的所在地距离目的地并不是太遥远,不过走了二十来分钟便到了,他们的武器刚刚他交给了顺道会回去总部的其他人,现在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他们看起来不过就像个普通的上班族。

    黄少天早就在走路的过程中将外套脱掉,衬衫袖子都卷了起来,领带也早早就松开,一看到网吧就兴致勃勃的眼睛发亮冲了进去马上开台上机。

    喻文州也就往兴欣网吧二楼的兴欣咖啡厅走去,门一开,就见着一个懒懒散散的家伙正被老板娘拧着耳朵说话。看见这熟悉的画面,喻文州忍不住低低的笑了两声,尚早的咖啡厅还没有客人,老板娘和店员马上就看了过来。


    「早安。」喻文州微笑的先打了个招呼。

    「啊!早啊喻先生,今天也来的好早啊!」陈果这才舍得放开叶修的耳朵,不过却还是偷偷狠狠地在抽手前用力捏了一把,惹的叶修直呼疼。才揉着被捏发红的地方和喻文州打招呼,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走向一直以来所坐的老位置,陈果也很上心的马上就跑去冲了两杯咖啡给两人。

    陈果一边将冲好的咖啡放上桌子,一边贴心的询问:「喻先生要来点早餐吗?」

    「好的,谢谢。」喻文州点点头,然後看向坐在他对面正抱着笔记本的叶修,「叶修前辈呢?已经吃过东西了吗?」


    「刚才吃过了,正饱着呢。」叶修笑着摇摇头,只是拿起咖啡啜了口。

他们在周末时时常会坐在一块儿聊天,有时候半句话没说的各拿着个笔记本各做各的事,闲暇的时候就一起聊个天谈论着感兴趣的话题,而两个看起来文艺的青年,最大的共通话题却是上游戏打荣耀打副本。

    不过在叶修得知喻文州也玩荣耀的时候,也曾经惊讶的说:「就你那手速?不是吧?」不过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长期一起聊天的认识让叶修知道喻文州的意识判断很好丶很冷静。

    不过说到底,能拥有相同的兴趣也是很令人高兴的。

    他们又随口聊了最近发生的事,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日常,不知怎地就这样持续了下来。


    而这家咖啡厅就是他们的初识,也是──


    一切的开端。




    「文州,你不如猜猜,这样的日子,可以持续多久?」在一触即发的战争前一个礼拜,叶修叼着菸漫不经心地问着,手里操作着的荣耀角色娴熟的开了个大招。

    「谁知道呢?」优雅的啜了口咖啡的喻文州微微笑道。


    是的,没有人能知道。



(2)


 「……叶……」

    狰狞的血红色赫子抵在喻文州的脖子上,宣示着它的威胁和危险性,肩颈被轻触着的肌肤已汩汩流出代表着生命的血红色。脉搏的跳动是如此的清晰,这不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却是第一次感受到心脏的律动加速。

    唇边准备泄漏的第二个字却消逝在喉咙中,他还没有来得及喊出。


    喻文州没有太过讶异,因为他从一开始的接近──就是为了试探。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相处的过程中,他对叶修动了情,而对方也有意,心照不宣丶暧昧不清的关系让他们俩人都乐此不疲,却是谁也没有戳破这层暧昧,没想到真实揭露的当下,才发现这层关系薄的就像泡沫,就算没有人去干扰,它自己就会爆破於空气之中。

    只留下绚烂的记忆。


    他们在彼此的眼中都看见了几分了然丶没有意外,他们早就对互相知根知底,叶修的唇边勾起的微笑有些无奈丶又有些嘲讽,他们之间一时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顿时却成了说话的好时机,叶修用着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听的到的音量道:「真够狡猾啊,文州?」

    叶修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平淡的语调像在询问今儿天气好不好一样,也没等喻文州回答什麽,就自个儿说了下去:「本以为藏得好好的,没想到却早被你识破了,这样哥多划不来?」


    喻文州发现抵在他脖子的赫子不动声色的往旁边平移了一段距离,叶修最终还是不愿伤害他,或着说,这场战斗下来,除了另一位女性喰种反被他们重伤之外,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人受到太大的伤害。

    他明白丶是叶修,是叶修手下留情了。喻文州冷静的思考着,他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做着最有利的分析,但最终还是开口问了他现在最想问的问题。他知道这样的距离,除了他和叶修之外不会有人听得见他们之间的对话。


    「叶修,你告诉我,我们之间有几分是真的?」

    「不如你说说,你信了多少?」叶修却挑起眼角反问道。


    他信了多少?喻文州闻言皱了皱眉,心下竟一下子拿不准主意。说多了,好像有些虚伪;说少了,不就代表他根本就不信任叶修?

    「你看,你现在心里肯定想着该怎麽拿捏才是最恰当的回答对吧?」叶修率先打断了他的思考说道。

    「唉,喻文州,爱情这事儿就是个你情我愿,哪能用什麽东西标准来衡量呢?」

    叶修发动赫眼的瞳孔红的发亮,直白的望进喻文州的眼底,他觉得自己什麽都像被看穿了一般,耳边传来叶修长期抽着菸而沙哑的菸嗓,那是他喜欢的声音。


    「那我呢?你信了我多少?」

    叶修伸手摸了摸上衣的口袋,掏出他常抽的那牌菸,惬意地点上,对於喻文州的反问没有产生任何的动摇,他轻吐出一口浊气,朦胧着脸庞让喻文州看不清个真切。只有那随时随地都充满着慵懒的声线悠悠地飘来。


    「如果我告诉你,我全部都信了,你又信了几成?」


    叶修的声音低低的,喻文州却硬是从里头听出了点无奈,接着便看见他一个转身,在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张开美的令人窒息的羽赫,抓起重伤倒地的唐柔就消逝於黑夜之中。




试阅结束。

※内容调整可能



评论
热度(11)
  1. 凝塵朔華天 接 水。 转载了此文字

© 凝塵朔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