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耽美】無題(沈昀卿x方晨)

#青梅竹馬設定。

 

 

 

從浴室裡走出來,方晨一邊用毛巾擦拭仍沾染著濕氣的頭髮,一邊拿起擱置在桌面上的手機,螢幕上清楚的顯示有好幾通的未接來電,都是同一個人打來的。方晨撇了撇嘴,按下了回撥鍵,開啟了擴音,順手就把手機給拋到了枕頭上。

沒過多久,對方很快地接了起來,充滿磁性且帶著愉悅語氣的嗓音從話筒傾洩而出,『好慢,你剛剛在做什麼?嗯、重點不是這個。阿晨,你下週五晚上有空嗎?』

方晨躺在床上,閉著眼睛昏昏沉沉的說話,還打了個大哈欠,「嗯?目前還不確定。怎麼了嗎?」

『是我們學校的舞會,機會難得,上了高中之後我們很久沒有好好地一起聚一聚了……』

「這個嘛,再看看吧。」方晨漫不經心地回答,心中只有睡覺這一個念頭,今天的加強訓練再加上傍晚複習課業,他實在是沒有精力聊下去了,便先掛斷了電話。


高中的生活大多是忙碌的,方晨有社團、課業以及球隊訓練,時間一晃眼就到了下週五。期間沈昀卿傳來幾封簡訊,都是在追問他到底要不要參加,問題是方晨也不知道週五當天的訓練究竟會到多晚,只能含糊地回覆,先買了票再視情況而定,反正沈昀卿是籌辦者之一,若要退票倒是沒什麼不方便的。

舞會限制的進場時間是七點前,方晨不喜歡穿著一身汗濕或不乾淨的衣服去參加那種感覺很正式的活動,他打算回家洗個澡、換好服裝再前往會場,大約需要將近一小時的時間。方晨有點猶豫,他剛結束了訓練,現下已經六點十分了,不知道趕不趕得上。這時候他的手機傳來一陣鈴聲,一看,果然是沈昀卿。

『阿晨,你今晚可以來嗎?』一接起來就聽見吵雜的喧嘩聲,想必已經來了不少人。不知為何,沈昀卿此時聽起來有些不悅,方晨隱隱約約地覺得他好像心情有些低落,卻也不太像是在生氣。

「嗯……我不知道……」說完話後沈昀卿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晨還在思考該怎麼辦才能趕上舞會的進場,根本沒注意。等回過神來,他突然聽見有人在哭,啜泣聲一點一滴地從手機傳來,而且還有越來越響的趨勢。

方晨馬上就慌了,訓練完後的疲憊感也被驚到九霄雲外,他手足無措的捧著手機,急切地問,「欸、欸!你你你怎麼啦?」

『嗚……每次我問你說要不要去、你都說不確定,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去舞會……嗚嗚嗚……』

方晨的腦袋有些發懵,他這一輩子從認識沈昀卿起,從來沒有聽過他哭,也沒有見過他掉一滴眼淚,平常總是一臉微笑的蹭過來,他簡直是無法想像他哭泣的樣子。

「喂!我沒有說不去啊!你等我,我馬上就到!」眼前的情狀容不得他想太多,方晨匆匆地闔上手機,抓了背包就往捷運站的方向奔去。腦袋只記得那一剎那,他的心臟彷彿被人狠狠地揪緊、捏碎。


好不容易到了沈昀卿學校附近的捷運站,方晨氣喘吁吁地擠過人群,拿著手機聯絡對方,他沒有來過這一帶,不知道該怎麼過去。「喂?我已經到了,你……」

雖然方晨還沒從剛剛的震驚中恢復過來,但是他的語氣已經不自覺地帶著小心翼翼,深怕再有什麼意外發生。

『嗯,我這就過去接你。待在原地別亂跑啊。』沈昀卿用平靜的嗓音說道,分不清究竟是否還處於不高興的情緒裡。

方晨靠在牆壁上忐忑不安的等待,短短幾分鐘對他來說卻像是漫長的煎熬,這時候方晨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簡直亂七八糟,制服因為沾了汗水而緊貼著身體,讓他很不舒服,頭髮也跟被狂風席捲過似的東倒西歪,他趕緊藉由牆壁上的反光整理一下。

突然,他像是似有所感的抬起頭望向前方,只見沈昀卿踩著夜色前來,淡黃色的柔光打在他修長的身材上很是好看。方晨瞇了瞇眼睛,感覺一陣子沒見面,沈昀卿好像又長高了。

「你穿這樣……挺好看的。」才剛講完,方晨就想抽自己的嘴巴,原本是想要好好解釋的,視線卻不知不覺地被眼前的人所吸引住。

淺藍色的襯衫和黑皮褲、加上短靴,完美地把沈昀卿的優點都顯示出來,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再怎麼簡單的搭配,他也可以穿得很有型。

「謝謝。」沈昀卿輕笑一聲,凝視著他的雙眼,「你能來,我真的很開心。」

這樣直白的話語讓方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耳根有點發燙,卻也奇特地安撫了他躁動的心情。方晨抿了抿唇嗯了一聲,用眼神示意他邊走邊聊。

漫步在街道上,不知道為什麼彷彿感覺有一層空氣隔離了其他的人群,方晨突然發現原來他們之間也可以如此靜謐。氣氛很是微妙,暗色中的霓虹燈在一旁閃爍著,使他瞧不清對方的神情。

「那個,我真的沒有不想來的意思……我有訓練,身上髒,想說先回家洗澡和換衣服再趕過來。」方晨率先打破了沉默,如實地闡述自己的想法。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你能來就好。」沈昀卿低頭專注地看著他的側臉,再一次慢慢地重複道。

「嗯……因為,跟你出來,穿成這樣感覺很不好意思。」方晨摸摸鼻子,有些尷尬地低下了頭。他不懂,又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為什麼這麼執著於他的到來?平時也都有定期聯絡啊。垂在身側的手因為晃動,有好幾次都擦過沈昀卿的,手背傳來炙熱的觸感,宛如了一把火,逐漸燃上心扉。

「阿晨一直都很可愛啊,穿制服也是。」沈昀卿一邊說著,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手指順著縫隙滑了進來,兩人十指緊扣,方晨下意識地捏了捏,不禁想到以前的一時興起,學起女生手拉手這一套,沒想到久而久之居然成為他們的習慣,倒是有時候覺得旁人的目光很是詭異。

方晨正要回話,抬頭一瞧,才發現原來已經到達會場的門口了。沈昀卿笑了笑,走上前和幹部們打招呼,交了門票後就和方晨一同進去。

「說是舞會,只是感覺比較好聽吧?」方晨張望了一下四周,忍不住吐嘈。室內不停地閃爍著紅、黃、綠的燈,讓他的眼睛感到有些疼痛,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和人們的尖叫聲混雜在一起,導致他還必須要用喊的,「大家都是站著或跳起來HIGH,不如說是演唱會呢。」

「好像國外才會正式的邀舞。」沈昀卿聳肩,勾起嘴角興致盎然地看著他,眼裡透露出意味不明的光。

「你不是吧。」方晨警戒的後退一步,卻忘了他們的手還是十指緊扣的狀態,一下子又被沈昀卿拉了回去,鼻子差點撞上對方的胸膛。方晨帶著怨念地打量沈昀卿的身高,沈昀卿了然地對他回以一抹微笑,方晨怎麼看都覺得笑容裡有得意、炫耀的意思。

話又說回來,其實方晨對於像是舞會、聯誼這類型的活動不是很感興趣,沈昀卿早就知道這一點,那麼今天一定要他來的原因……大概、只是想要見面?

心中仍在介意之前沈昀卿哭了的事情,表面上方晨很專心的欣賞表演,耳邊聽著沈昀卿詳細的介紹或點評,偶爾跟著調笑幾句,其實思緒早就不知道游神到哪兒去了。他很想現在就直接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無奈這個地方實在是不適合談話,方晨只好等到台上的演出告一個段落,說他不能太晚回家,於是兩人收拾好東西後便離開了會場。


學校不遠處就一家7-11,等到他們各點了一杯熱飲坐下來,方晨正要說話時,只見沈昀卿先拿出了一包裝精美的扁平盒子放在桌上,在方晨驚訝的視線下又拿出來一盒小蛋糕,開始唱起了生日快樂歌。

「你……」內心被喜悅的情緒撐得滿滿的,彷彿整個都要膨脹起來,有什麼暖暖的東西流過心口,讓方晨的鼻子驀然地有些發酸,「啊……都已經是前幾天的事了,我還以為你忘記了。」他可是連一封祝賀簡訊都沒收到呢。

沈昀卿瞪了他一眼,「什麼話,以前我們可是當天就會慶祝的。都怪你,考上的學校離我的那麼遠,每天還搞得那麼忙,你生日那天班上的人肯定拖你出去了吧。」

聽著這蠻橫不講理的話,方晨反而笑了。他伸手打開盒子的包裝,底下露出來的是一張張精緻的素描,有的是動物,有的是物品,還有的,是他自己的身影……

「謝謝你!我很喜歡這份禮物!」方晨抬起頭,用閃亮亮的眼神望著對方,表情帶著願望成真似的興奮。心情一好,話也多了起來,方晨不禁調侃道,「哎呀,真不愧是美術社社長,顏值高,繪畫能力又強,聽說當初要倒社了也是你一個人去湊成員,後來還把它發揚光大,難怪你會成為你們學校的熱門話題之一。」

「那你叫聲『昀卿學長』來聽聽?他們都喜歡故意這樣喊我,自從第一次有人叫錯後就延續下去了,其他不知情的都以為我是高三的。」沈昀卿用手撐起下巴,似笑非笑的望著方晨,喝了一口手中的摩卡。

「少來,我們同屆,喊屁學長。」方晨不屑的哼了一聲,「就你會裝。」

「嘖嘖嘖,阿晨上高中後就學壞了,講話真粗俗。」沈昀卿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要裝也是在外人面前裝啊,你不都知道我是什麼樣了嗎?」語畢還附上一枚擁有完美弧度的笑容。

「我說昀卿,」談到這個,方晨終於想起來他原本的目的,他小心地觀察對方的表情,「你……今天怎麼突然哭了呢?我第一次聽到你那麼的……」

「這個嘛,」沈昀卿笑得眼角都彎了起來,「站在我旁邊的我同學都嚇到了呢,還紛紛問我是不是失戀打擊太大,哭得跟女生似的。」

「不要說他們,我才是驚嚇指數最高的那一個好不好。」方晨悻悻然地說,「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就當我在撒嬌,不行嗎?」沈昀卿語氣很無辜地說,眨眨雙眼,卻收到方晨的一記白眼。

「算了,再問下去恐怕也得不出什麼結果來。」方晨擺擺手,拎起背包,隨手一投把空杯子扔進回收桶裡,「好啦,該走了。」

「我送你回去。」沈昀卿也站起身,掏出手機快速地按了幾下後就收進口袋。

「謝謝。……我靠,已經九點半了,明早我有補習,作業還沒寫完!」

「要不要學長幫你啊?」沈昀卿拍拍他的頭,笑瞇瞇的說。

「不需要!」方晨惡狠狠的瞪了沈昀卿一眼,一跨步搶先走在他前面。


 

 

【後續?】

收件人:方玟茹  時間:21:34

原本只是想試試看,沒想到有意外的結果

還額外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總而言之,欠你的會補上

──────────────

收件人:昀卿哥  時間:21:58

雖然我很好奇過程……但還是算了

都那麼多年了,再沒有到手就給你差評

 

【小劇場/番外】 

時間:國中三年級

地點:教室 

「欸、我說昀卿……」方晨皺起眉頭,盯著習題本上的題目很是苦惱的開口。

「嗯?皇上,那我是不是您的愛卿啊?」某人突發奇想,打斷了還沒說完的話,笑臉盈盈地問。

「……你夠了。給朕拖出去賞五十大板。」

「你捨得?」沈昀卿挑眉,慢悠悠地吐出這麼一句話,一下子就把方晨給噎住,臉上還閃過一絲的窘色。

──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調戲!都這麼明顯了方晨你居然還沒意識到!

其他在一旁長期被迫接受閃光的同學們無聲地在內心吶喊著。



 

【後記】

原本真的只是想寫段子的……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寫文了,歡迎抓錯字或給建議喔wwww

不管怎樣,這篇文能夠完成真是可喜可賀!希望大家喜歡這兩個孩子 =W=

故事很簡單,其實就是昀卿想要讓遲鈍的方晨意識到、並且正視這些事情,所以才會採納某人的建議(?)

如果有人能幫我畫人設就更好啦(厚臉皮)

By 凝華 2015/1/8

评论

© 凝塵朔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