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皇帝的淫♂乱后宫生活】——福利♂文联文(第六章)

買買買!!!

花楚酒霖-更更更更更更更:

叶皇帝换名暂时换名【叶落江山尽风华】


文章下方有调印,麻烦大家支持喽WWW


关于叶皇帝可公开情报:【呵,你们以为我和泛舟只会局限于普通all叶CP吗


           【一次性告诉你们什么叫做真正的“ALL叶福利”(抖腿


           【没错,我们就是传说中的1+1>2组合(不是




一叶泛舟——教练我要学画画:



*下方印调


*欢迎订阅【叶皇帝的淫♂乱后宫生活】TAG【这个名字仅仅是恶趣味,以后会改】

*古风架空

福利♂文,all叶,np

*不喜慎入(你们懂得)


*现在可公开的情报:


CP20+,ALL叶


可公开的CP——君莫笑X叶修,一叶之秋X叶修,一枪穿云X叶修,肖时钦+生灵灭X叶修,夜雨声烦X叶修,周叶,黄叶,韩张叶等等……我好像多说了几个……?嘛算了就这样


……唔……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为什么人类和人类不能互相爱着对方【深沉的


我去翻翻花楚上一次求热度的字啊……直接复制好了


你们拿好福♂利然后给个评论吧!写♂肉真的很费劲的我和你们说!QAQ福♂利很不容易的!还要小心不被删不被抓【……躺平


评论归评论你们别忘给热度啊!!热度也很重要的!!【哭


好吧就这样[.


哦对了 @花楚酒霖-更更更更更更更 


  六

  叶秋的封地恰巧位于边疆地带,而过了他那里,城外就是霸图的地域。这个封地是上一任皇帝——也就是叶修和叶秋的父王划分的,也不知道他是有先见之明还是什么,将叶秋远远的分到了离京城那么远还经常会被霸图军骚扰的地方,导致他一年也不一定和叶修能见得上几次面,如果啊,叶秋的封地紧挨着京城,指不定他会不会干脆整天窝在皇城里不回去了,那种情况,也不知道人民会用什么样子的眼神看待自家皇帝。

  虽然叶修也不怎么在乎他人目光就是了。

  坐在马车里,叶修掀开金丝银线的车帘后往外看了看,之后转过头来对叶秋开了口,“送到这里应该就行了,接下来的路皇弟你自己走才是,朕就不送了。”

  “皇兄你就这么不想和臣弟呆在一起么?想着接下来又有一年见不着,臣弟就恨不得不回那边疆。”叹了口气,叶秋悠悠的说道,他还应景的拿起一旁小桌上的瓷杯,抿了一口,满脸的忧伤。

  “……那为兄就陪着皇弟再走一段路吧。”沉默了几秒,叶修说道,一点意外都没有的样子,要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叶秋的封地,再走那么一段时间估计就进城到他府上了,这一路上叶秋用各种方式让他留下来已经让叶修麻木了,也不知道这都二十多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黏糊,一年不见就弄的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在京城的时候可没见他那么黏糊过。

  倒是说几句话就炸毛的次数多了去了。

  估摸着叶秋也就是想要自己去他的府上坐一坐,顺便再做一做,再加上京城里现在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太子——邱非处理,叶修也就干脆不那么急着回去了,反正最多也就是再多那么几天腰酸背痛而已,他早就习惯了。

  “皇兄你要不要考虑……吃点什么东西?”看着叶修没再说要走,叶秋顺势转了话题,他将瓷杯放在了桌上,转而用食指和中指执起一旁盘子中的龙须酥,凑到叶修的嘴前。

  “呵呵,皇弟你对朕这么好,弄的朕都有点心慌慌的,难不成你想要篡位?”张口就用红舌将龙须酥卷到了嘴中,叶修勾起嘴角对着叶秋问道,后者立刻回了个白眼,也没了刚刚的恭敬,直接对着叶修的身子就压了上去。

  “是啊,篡位,然后把你囚禁起来,让你这个混账只能看的到我一个人,只能被我一个人操。”他的话说到最后声音也小了下去,张开嘴巴含住叶修的耳垂,用舌头舔弄着那个圆润的肉球。

  被叶秋舔弄耳垂的行为弄的身体一颤,叶修知道自己如果不反抗的话接下来等着自己的就是一场性~爱,而且现在还在马车中,叶秋的动作再小,也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叶修躺在那里胡思乱想,他身上压着的叶秋却也毫不含糊,已经拉开了自己兄长的衣服在兄长白皙的肌肤上印下自己的痕迹,叶修这么长时间没有做,出宫之前自己身上被人印下的痕迹已经消了个一干二净,保养良好的肌肤摸上去就跟上等的丝绸一样,弄的叶秋既想用自己的双手抚遍叶修的身体,也想恶狠狠的在对方的身上咬下痕迹,最好是那种特别显眼的,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到的那种。

  可惜的是这种事情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他刚下了口,前面车队传来的喧嚣声以及突然停下的马车就让他不得不从叶修的身上挣扎着抬起了头,“怎么回事?!”

  被人打扰了好事的男人一贯是很可怕的,就算是叶秋也是,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拉开了门帘探出了个头朝着马车的中层望去,一张脸阴沉的要命,按着叶修的说法,就是一张便秘脸。

  “王……王爷!前面有……有刺客!”看到了刺客还算淡定的丫鬟在看到叶秋的脸色后吓到了一句话都说不清楚,她刚刚听到里面的动静也知道自家王爷估计正和皇帝做些什么,但是作为丫鬟的素养,她倒是什么都没问,但是看到王爷现在的脸色……

  心塞塞的丫鬟觉得自己还不如刚刚出声打扰一下他们,好歹那样的话自家王爷不会一脸吓死人的便秘脸。

  “有刺客算什么,你们就不能动静……”小点么。

  叶秋抱怨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旁边突然出现了个人手上还拿了个板砖,对方和自己大眼瞪小眼半天,蓦然,那个看起来一副儒雅样子的人抬手就将板砖对着叶秋的头拍了下去,下手又快又狠又准,愣是把旁边的丫鬟吓得嘴巴都闭不上。

  “嘘,别出声。”男人对着丫鬟说道,后者还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点了点头,她就那么看着男人也不知道从腰间摸出了个麻袋走到了马车的内层,然后……然后她听到里面传来可能是自家皇帝的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的闷哼声,以及重物被套到麻袋里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反应过来了的丫鬟看看面前躺着的王爷,再悄悄的拉开了一点内层的门帘,果不其然,皇帝已经不见了踪影,她思考了三秒,果断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妈哟自己看着王爷被打晕皇帝被带走竟然还没有报告外面,这是要死了啊啊啊啊。

  妈妈我还想回家跟隔壁的二狗子结婚呢我不想死,就让我假装也晕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吧。

  暂且不提这边丫鬟的心理活动以及叶秋醒来之后会怎样大发雷霆,那边叶修醒来的时候还没睁眼就发现自己身上被人脱了个干干净净扔在床上,稍微动了一下身体,眼睛睁开了条缝,还旁边还有两个男人就跟看猪肉一样打量着自己,就差比划着“猪头肉三银一两”这种玩意了。

  “……唔……”本来想接着装睡,但是奈何后脑勺疼的可以,就算是忍了半天叶修还是哼出了声来,他这一出声,倒是清楚的听到了旁边的两个人吞咽口水的声音,之后,一个声线清亮的男声响起。

  “老林啊,虽然说这次没抢回来什么值钱的东西还多了个男人,但是……咳咳,这个男人看起来蛮不错的,要不然我们……先来一发?”

  就算叶修还在装睡他也不由的嘴角抽了两下,先来一发是个什么鬼,这人还要脸么?

  “啧……怎么说呢,方锐啊,虽然说他是个男子,但是如果来了一发……就要对他负责啊。”另外一个人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较为稳重温和,但是叶修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个人估计就是之前在自己后脑勺上拍了一板砖的家伙,估摸着这人也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所以如果味道不错的话就抢来当压寨夫人吧。”男人接着说道,他这话说的清风淡写的,就跟说今天我吃了只鸡一样淡定。

不老歌





  等到情~事结束的时候,叶修已经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他趴在床上,任由方锐和林敬言四只大手拿着毛巾在自己身上擦拭着,等稍微缓过了一点气来,他开了口,“跟我走么?”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互相看了一样,林敬言的手指在叶修的脸上划过,开口道:“跟你走,有好处?”他这话刚说完,旁边的方锐也开了口说道:“你随便给我们操么?”

  ……这是食髓知味了么?

  虽然说在心底那么吐槽,但是叶修表面上还是特别真诚的点了点头,当然他一脸虚弱的快要睡着的样子也不知道哪能看出来真诚了。

  “好。”

  撑着自己的身体,叶修在听到头顶有人这么说之后这才干脆利索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就是重头戏印调:


大陆


湾家


好了就这样我去接着睡觉了x


评论
热度(217)

© 凝塵朔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