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子のバスケ】不會放手(黃黑)

* 來搬一些舊文好了,在整理這些文件檔時真的是感到非常懷念啊 (*˘︶˘*)
* 歡迎捉蟲還有挑語病,畢竟這是舊文……






  窗外的天色漸漸暗了,路燈紛紛亮起,傍晚是最熱鬧的時候,熙來攘往的人群充斥在窄小的街道上,從高樓望下去人們顯得十分渺小。黃瀨一邊收拾他的隨身物品,一邊在心裡鬆了一口氣。總算是結束今日的工作了。他心想。

  身旁的工作人員忙碌的整理攝影器具,而站在他左側的經紀人正仔細地叮嚀下禮拜拍攝行程的注意事項,明明說的是日文,為什麼傳進他耳裡會感覺像是嗡嗡聲般的煩擾呢?

  「涼太…涼太!你有沒有在聽啊?」個性較為正經的佐倉小姐不悅地抬起頭看著明顯心不在焉的黃瀨說,手上的原子筆輕敲記事本,好把眼前的人給引回注意力。

  「哦,真是不好意思呢,我剛好在想別的事情。」黃瀨回過神,瞬間勾起足以讓那些粉絲尖叫流鼻血的笑容,溫和的回答。

  「是在想女朋友吧,一副寂寞難耐的樣子,等不及想早點回家陪人囉!」助理一臉曖昧,開啟了令其他人也想跟著加入起鬨的話題。

  「哦?我倒想知道哪家女孩這麼幸運,居然能得到『涼太大人』的青睞呢。」

  八卦永遠是演藝圈的最愛,彷彿按下了什麼開關似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揶揄起他來。

  好吵。

  當然,他是不可能會說出這種話的。黃瀨只是一如往常笑笑的應付幾句,拿起背包走出門口,先帶好墨鏡和帽子,確認可以遮掩掉大部分容貌後才按下電梯按鈕。

  一股難以言喻的空虛,從心底最深處滋長出來,他煩躁的抓了下瀏海,手指不經意地摸到左耳的耳環,冰冷的感覺讓他想起那抹天藍色的身影,以及能撫平人心的恬淡氣息。

  黃瀨走進電梯,盯著數字慢慢變化,突然想起了他昨晚放在口袋裡的另一只耳環。打從他聽說了那可笑的傳說──只要戴上耳環並許下願望,便能成真──原先不可置否的笑說怎麼可能,只是騙人的玩意兒。但之後反而是自己食言而肥的跑去買了一對,自那時候起,他就一直、一直戴著。也只有黃瀨本人才知道,那個願望是什麼。

  漫無目的地走在略為擁擠的道路上,足音雜沓,三兩成群結伴的模樣印入眼簾,黃瀨覺得有點刺眼。

  現在他還不想回家,還不想。

  經過一家飲料店時,不禁又想到,那個人最喜歡的香草奶昔。他會在嗎?一道念頭閃過他的腦海,馬上被黃瀨否決掉。如此荒謬的想法,他嘆了一口氣。

  ──他們,已不再是從前。

  因為喜歡而單純的打籃球,年少輕狂的少年們沒有想太多,也非常肯定將來就這樣一起走下去。當初的承諾如今回憶起來真是諷刺,早被現實的無情利刃削的灰飛煙滅,殘破不堪了吧。他們都記得,可是他們不願回首,那已是過去式。曾幾何時,帝光眼中徒然剩下「勝利」二字呢?

  贏了沒有任何欣喜,視為理所當然,大家各打各的,所謂團結合作不復存在了,個人得分成為最主要的目標。每每在休息時間,他總會瞥見那個人落寞的背影,獨自一人待在角落。這種氣氛黃瀨很不習慣,他能做的,只是攬過那個人的肩膀,展露笑顏,試圖減去他眉間隱約藏有的悲傷。

  之後……

  「黃瀨君?」在吵雜的街上,不知為何聽起來格外地清晰,平靜如水的語氣在他身後傳來。黃瀨輕微的震了下,屏住呼吸,一轉過身就對上了一雙天空色的眼睛。

  黃瀨這才猛然發現,原來他已經在這家店前面站了好一陣子。黑子走近,有些疑惑的開口,「黃瀨君,你怎麼在這裡?」

  黃瀨頓了幾秒,才好不容易反應過來。

  「啊!是小黑子!我居然遇到了小黑子耶!肯定是神看我太辛苦所以派小黑子來慰問我的吧!」他瞇著眼興奮的說,伸手一把抱住了喝著肯定是香草奶昔的黑子,與他並肩行走。

  「黃瀨君,你在做夢吧。」黑子毫不留情的反擊,讓黃瀨的臉垮了下來,眼眶好像有水霧聚集的趨勢。

  「小黑子──」當他準備發動眼淚攻勢時,黑子少見的皺了皺眉頭,說。

  「黃瀨君,你今天很奇怪。」依然是淡定表情,眼底卻意外地出現了一絲的擔憂。

  「什麼?哪裡奇怪?頭髮?眼睛?還是衣服?」黃瀨急忙低頭檢查自己身上,又摸摸臉頰,不停地想是否有什麼不對勁。

  「黃瀨君。」淡漠的嗓音在耳邊突然響起,鼻子依稀可以聞到對方頭髮清新的薄荷香,柔和的線條闖入視線範圍內,黃瀨的心臟撲通的一跳,感覺差點從胸口跳出。

  「不想笑的時候,請別勉強自己。」黑子很認真的說著,白皙的手輕輕拂過黃瀨的髮梢,似乎帶了點安慰的意味。

  黃瀨驚訝地瞪大了雙眼,望進那會使人沉溺的其中的眼眸,緋色悄悄地爬上了耳根。頓時,他的腦袋全是空白一片,居然說不出話來,隻字片語被梗在喉嚨裡。有什麼東西,觸動了他的心,咚咚咚的作響,迴盪不止。漾開漣漪,波波心悸。

  「雖然有時候很吵,不過我喜歡平時的黃瀨君。」黑子嘴角微微上揚,這個舉動讓黃瀨幾乎要倒抽一口氣,黑子…黑子居然在微笑。

  「果然是小黑子,就是這麼體貼我呢!我此生就算死也不枉了!」見黃瀨又有撲上來的跡象,黑子恢復原先的表情,打算等等一有動作就閃開。

  黃瀨看到黑子警戒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手掌放上了那柔軟的髮絲輕拍,摸起來細膩滑順,「哎、小黑子,下一次比賽如果我們海常贏了城凜的話,小黑子就要答應我一個要求喔!」

  黑子凝視著黃瀨露出些許堅決的表情,點點頭。「好的。不過我們城凜,不會這麼容易就輸給你們的。反了的話,請補一週份的香草奶昔。」

  「咦!小黑子居然趁機敲詐……」

  溫暖的感覺在心底散開,黃瀨垂下眼,黑子的側臉近在咫尺,他情不自禁的彎下腰,在黑子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貼上那充滿香甜氣味的唇瓣。

  很淡、很輕柔的一個吻。

  黃瀨光是這樣就覺得幸福到整個人暈呼呼的,連說話都開始結巴起來。

  「小、小黑子會、會討厭麼?」小心翼翼的、緊張的,黃瀨試探性的問著依然低頭不語的人。

  只見黑子的頭越來越低,瀏海遮住了表情,黃瀨心急的正想再問一遍,意外地發現黑子的耳朵紅透了大半,這才放下心來。

  黑子一直都沒有變,他站在原地等著,等著他們轉過身來。是啊,他們不再是從前了。不再是那時候傻傻的小鬼頭了。現在黃瀨決定要用盡全力的拉住黑子,讓他哪裡都不能去。

  「小黑子,最喜歡你了唷。」

  我啊、幸福到快要死掉了呢。








-
我就是很喜歡寫這種淡淡的感覺,就像是在面對喜歡的人的時候會有的心情,緊張、焦慮、不安之中卻又帶著甜甜的滋味…(你夠了www
謝謝大家的觀賞哦>_O

评论
热度(9)

© 凝塵朔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