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子のバスケ】薰香(青黑)

* 舊文第三彈,較短小
* 歡迎捉蟲還有挑語病哦






  夜幕低垂,一切都十分靜謐。皇宮不再是白天那般金碧輝煌的景象,彷彿上了一層漆黑的墨水,顯得陰暗許多,只剩下守衛站崗的地方還有點來自燈籠內的亮光在微微閃爍著。一道沒人察覺的身影,悄悄地從高聳的外圍牆跳了進去,落地時無聲無息,也沒有留下任何淺印。

  黑影移動得相當快速,守衛一個接著一個倒下──毫無跡象的──仔細看的話,還可以在他們脖子上找到一枚細微到難以發現的銀針,動作敏捷、絲毫不拖泥帶水。他一下子就來到了皇帝就寢之處,先往窗縫裡塞了片葉子,靜待一會兒之後才小心翼翼地推開門。

  沒想到一隻手冷不防地從旁邊抓住了他的,驚訝之餘還沒忘記要拿出銀針弄暈對方,剛要下針,雙手馬上被擒,反制在背後。

  ──是誰?能看見我,出手又比我快。

  當下在心中閃過的就是這幾個字。今日的任務雖然較為困難,可他從來沒有失敗過,如果被捕了,不知道主人會有什麼反應。一想到那雙異色瞳用冷冷的眼神望著他,眼眸就不禁黯淡下來。

  「恭候大駕了,刺客。」在胡思亂想之際,低沉、有磁性的聲音傳入耳朵,裏頭含有的殺氣聽得他忍不住顫了顫。

  「名字?」他轉過頭,由於在一片黑暗之中,月光很微弱,所以不是很清楚對方完整的容貌到底是什麼樣子,僅能辨識出一點。那是張俊秀的臉,深藍色的眼睛銳利的盯著他。

  光是這樣就已足夠,他認出了眼前的人。居然、居然是青峰大輝,宮裡唯一的太子殿下!難不成資料有誤?不可能,這裡一向是皇帝的──

  「你很驚訝嗎?也是。」青峰冷笑了一聲,「沒料到我會在這裡吧。

  「別讓我再問一遍,你的名字。」

  不曉得是因為青峰的氣勢太強烈,還是這次意外的失敗讓他有些失神,他下意識就脫口而出,「黑子哲也。」

  「你很厲害嘛,守衛倒下我都沒注意到,要不是你闖了進來,我才發現不太對勁。」青峰突然放開了黑子的兩手,一邊點亮了屋內的蠟燭,一邊漫不禁心的說。

  「你……」黑子依舊保持警戒,全身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同時打量著傳聞中從不現身的太子殿下。

  黝黑的皮膚,高挑的身材,一頭乾淨俐落的短髮,渾身散發著強大氣場,簡直跟他的主人有得比,都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姿態。只是黑子不明白,為什麼他不把自己直接送進牢,還在這裡浪費時間跟他對話?

  「哎、你放輕鬆點,我沒有要殺你的意思。老實說這個國家腐敗的可以,我還恨不得皇帝早點駕崩呢。」青峰端起一杯茶,嘴上說著極有可能被捉去砍頭大逆不道的話語。

  黑子皺了皺眉頭,別國有什麼想法都與他無關,「那為何……」話還沒說完,就被疑似有叛國意識的人給打斷了。

  「今早我和死老頭吵架,故意激他,目的是要他跟我換地方睡覺,結果挑釁成功。皇帝一人獨佔這樣豪華的寢室太可恥了!」青峰理直氣壯的說,吐出來的話使黑子頓時感到無力。

  這什麼原因……他能回去的話,稟報上這個消息還得了,只是因為這種……這種理由……黑子嘆了一口氣,瞬間抹去先前對這人的看法。

  「你非常優秀,皇宮如此大,不僅沒迷路還正確地找到了位置,要是我鐵定不行,分什麼殿、宮、軒、堂、樓、閣、亭、館、齋啊,麻煩死了。」青峰自顧自地說下去,弄得他一愣一愣的。

  闖入敵營,沒被抓反而聊起天了?黑子開始恍惚了起來。對方是不是忘記他是來做什麼的啊?還有身為太子殿下連在自家會迷路嗎……?算了,今夜的行跡暴露,該回府了。

  「你想上哪去?」陰影籠罩住他全身,驀然又轉為冷冽的嗓音,青峰不悅地瞪著黑子。

  「若無事,請容我先行告退。」黑子淡淡的開口,雙眼直視青峰,語氣不卑不亢。

  「我有過說你可以走了麼?」青峰貌似被過於直率的目光激怒了,表情更為陰沉。「身處敵國,你以為你走的了?」

  「我不認為。但、您也沒有要帶走我的意思,不是嗎?」用疏離的口吻回答,不著痕跡地退後數步。青峰死死的鎖定他,改變心意似的,隨後勾起一抹可稱之為邪魅的笑容。

  黑子難得地出現疑惑的神情,望向青峰卻不為所動,有詢問的意思。青峰笑而不語的緩緩靠近,接著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一把扣住了黑子的下巴。雙眼微瞇,將炙熱的氣息全吐在他的耳旁,鼻尖摩娑著淡藍色的髮絲,彷彿很享受的閉上眼,在黑子耳畔輕佻的低語。

  「我放你走,你用什麼來報答我?」






-
應該沒有後續…… 應該(ry
青峰只是在裝傻之餘觀察黑子,最後再順便調戲一番(試圖挽回形象(欸
總之謝謝大家的觀賞ヾ(*´∀`*)ノ

评论
热度(1)

© 凝塵朔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