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Tansy (利艾)

* 舊文最後一彈。
* 歡迎指正還有捉蟲 ( ^ω^)

※自P站id=35581697之條漫衍生。
※部份捏造有。





05

最近的天氣異常燥熱,陽光變得不再那麼美好,連士兵們都渴望能避多遠就避多遠。儘管是在剛清除掉數量不少的巨人凱旋歸來後,依舊不可以放鬆警惕,他們要比這個國家的國王、居民還要更敏銳,更細膩的去觀察周遭環境的一舉一動,這就是他們的使命。

而初夏,熱鬧的節慶、慶典紛紛舉行,街道上的人熙來攘往,一片亂嘈嘈的,新鮮水果的氣味,老闆有精神的高聲喊叫,小孩子們互相嬉戲所傳來的咯咯笑聲,讓騎在馬上的少年忍不住停下來駐足觀望這景象,碧綠色的雙眼淡然地凝視著遠方,若有所思的神情看不出他現在的心情,直到身旁的同伴拍了拍他的肩膀才重新拿起韁繩緩步向前行。

突然一道怯生生的聲音從少年的左下方傳來,音量在這吵雜的區域裡顯得十分細小。他低下頭,只見一名穿著洋裝的小女孩,手上捧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巨大花束,有些緊張但還是努力向少年展開美麗的笑靨。

「請、請問……要買花嗎?」

少年勾起一抹溫和的微笑,似乎是要讓那名女孩放鬆,這舉動果然令她不再緊揪著快要被捏壞的莖,甚至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人。

她覺得少年身上有股乾淨的氣息,用手托著下巴思考的模樣帶了點可愛的感覺,尤其是那雙眼睛,在陽光下閃著動人的光彩,熠熠生輝,像寶石一般的明亮,而且有強大的吸引力,使人捨不得移開目光。

「……不好意思?」女孩愣了下,意識到少年在跟自己說話,羞得臉都漲紅了。居然盯著客人看這麼久,真是沒禮貌。暗自在內心訓斥完後,急忙把選好品種抽出來包裝,繫上緞帶,放入他手中。

「先生,這所剩不多,剛好是最後幾束了。」停了一會兒,女孩又說,「這花很適合您,有緣被您買到。」

很多年後,女孩依然清楚的記得少年當時的表情,說不上來是什麼樣子的,她只感到有種莫名的哀傷。

他們輕聲交談的句子在這紛擾的小鎮裡被淹沒,只留下風聲的低語。







04

他在一片黑暗中驚醒過來。

猛然地坐起身體,汗水浸濕了襯衣,緊緊地服貼在背脊上,他大口大口貪婪的呼吸著空氣,等到平緩下來後才又疲憊的倒回床上。良久,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這是一種如同罌粟花的迷幻藥,已滲入骨髓、在其中紮根,他能夠感覺得到它悄無聲息地沿著脊髓蔓延而上,似蛇一樣的冰冷滑膩又帶著像血液一般的黏稠溫熱,僅僅攀附著他的身體和脖子,壓迫著他的氣管,讓他直喘不過氣來,卻無法脫離它的存在而活,想要戒掉的資格都被剝奪。

少年可以看見眼前朦朧的人群在竊竊私語,低聲嘲笑著他,臉上的表情充滿畏懼與不屑,傳進耳朵裡的聲音彷彿經過回音放大處理,震得他的耳朵生疼,腦袋抽痛。

他從來就不是什麼希望的曙光。他身上所擁有的,只是一團墨水似的汙黑。






03

有時候艾倫會覺得他自己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管是對於同為一期各自有目標的訓練生們,還是在更遙遠地區那些依舊認為生活真如表面看起來安逸和平的居民們,他都覺得有一道無形的牆,硬生生把他給推開。又好像慢動作的走馬燈一樣,他看著他們嘴巴的一開一合,流出來的句子卻傳不進耳朵裡,宛如默劇。

他看著握緊的雙手,彷彿可以聞到那若有似無的血腥味,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忘了是誰曾經說過的話。


『……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死的呢?』


艾倫已經記不清楚當時那個人的表情了,但空氣中刺鼻的硝煙味如刻在骨子裡似的怎麼樣也無法抹滅。

呵,這樣是不是很無情呢?他自嘲的笑了一下,其實時間比誰都還要無情,它可以改變一個人很多很多,個性、習慣或者是喜好……他真的不想這麼多愁善感的,但現實總會逼他去想這些有的沒的,簡直是在自找苦吃,根本毫無幫助。

一天又要結束了。艾倫感受到夕陽的金光照在身上,非常溫暖,他有些眷戀的待了好一陣子,任性地希望這樣的日子能維持越長越好。

是時候該回去澆水了吧。







02

「呼。」艾倫拍拍沾滿土的靴子,長吁了一口氣。還是腳實際地在踩在地面上的感覺比較好啊。他很快速的稍微整理下服裝儀容,這好像在不知不覺中養成了習慣,想到此,艾倫就打了個寒顫。

「竟然……啊啊。」被訓練到養成反射性動作的身體在他腦袋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思考這究竟是誰的聲音時早就先完成了敬禮的姿勢,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是利威爾。

不曉得站在這邊有多久了,跟平常不太一樣,雖然臉上還是那一貫的不耐煩表情,但是感覺身上的銳氣減少了很多,剛毅的線條也柔和了點,他正雙手抱胸直直盯著艾倫。

「兵長……?」艾倫疑惑的問,心想今天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需要交代麼?要不然怎麼會大老遠地跑來這裡充滿汗臭味、到處都髒兮兮的訓練場。不過從利威爾跟他還是有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點來看,應該是挺厭惡他衣服上的灰塵。那還真是為難他了。

「每次你把臉轉過來,『那個』都會增加。」沉默了幾秒鐘,利威爾開口拉回了艾倫那飛到很遠地方去的思緒。

糟糕,他眉頭看起來又皺了幾分,該不會是因為自己走神的關係吧?在短短一秒內他又開始胡思亂想,小心地抬眼往利威爾的方向看去,不自覺的挺直了腰板,遲鈍地回想剛剛的問題是什麼。

「啊不、這個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艾倫無奈的回答,「剛才佩特拉小姐幫我包紮過了。其實這點小傷馬上就可以痊癒了,我都說不要緊了……但是她依然堅持著。」

「是嗎……」利威爾的視線狀似漫不經心的掃過他的臉、脖子、身體及腿,讓艾倫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用不緊不慢語調和冷淡的語氣說,「但是,到底來說還是你的事。」

「啊不、這個是……亂來的闖入巨人中間的事情,已經少了很多不是嗎?」艾倫尷尬的笑,他不知道利威爾想要做什麼,那種眼神下,不安在他心裡滋長。

「艾倫,只要你在這裡的一天,便可以避開那些事不是嗎?」利威爾反問,「如果不讓你知道你做的事是那麼衝動去送死的,命有幾條都不夠賠。」

莫名的覺得嘴角有點僵。而利威爾並沒有錯過這一瞬間他的反應。

「──哈哈,」艾倫還是很快的撐起笑容,靦腆的和他打哈哈,手指不停的捲著頰邊的髮絲,「真是的、兵長您別和我同期的說一樣的話啊,就算不那麼擔心也沒有關係的。


「因為我,是死不掉的。」


艾倫臉上漾起一抹很淡很淡的微笑,聲音柔得似水。有那麼一瞬間,利威爾甚至以為他那單薄的身影好像要從此消失了一般,「所以,沒關係的。」

少年特有的溫潤嗓音慢慢地滲進利威爾的心,短短的字句在耳邊迴盪著,他突然覺得難以呼吸。

「啊!」艾倫驚叫了一聲,一副發生大事了的樣子,「話說回來,接下來我和埃爾文先生他們約好了,非常抱歉,兵長。就是這樣,所以我先失陪了。」

語畢,便踏著急匆匆的步伐離去了,利威爾沒有出聲阻止他,儘管他看出了少年的不自然。

嘖,什麼沒關係啊。利威爾不高興地想著,腦海裡全是剛剛艾倫的微笑,看起來如此的脆弱不堪,難道他真以為這樣就很堅強?他不是不知道艾倫在煩惱什麼,在青春期有煩惱是很正常的事,特別是像他遇到過一些事的人。或許他太高估了艾倫的心理素質,不管種種原因……

那已經不是個十五歲的小鬼可以露出的表情了啊。







01

黃色的嬌嫩花瓣飽滿且華美,在花瓶裡肆意地伸展她的身段,晶瑩的水珠流淌在上,精神的狀態可見主人細心的呵護。青年靠在窗邊的牆上,隨意地挑出一枝在手中把玩著,忽然注意到什麼似的,抬起頭來往房間裡浴室的方向看去。

「咦?你怎麼會在這裡?」少年驚訝到連敬語都忘了加上,因為剛洗完澡,頭髮濕濕的貼在後頸上,帶了點性感的味道,雙眼縈繞著水氣,清秀的臉蛋好似無辜的盯著他瞧;薄薄的衣服吸附在他那吃了再多、努力鍛鍊也長不出像別人一樣的精壯而充滿肌肉的身材 ,倒是有許多人開玩笑說他纖細得連身為女孩子的米卡莎都比不上,下場當然是被拖去暴打一頓。

青年微微瞇起眼睛,喉結上下滾動了下,驀然覺得喉嚨乾澀,不過他自制力是很好的,不會輕易的就做出魯莽的事情。他滿意的看見少年接觸到他的眼神就縮起身子,「艾倫,你的腦子泡水泡爛了嗎?」

「非、非常對不起!兵長,我──」稱之為艾倫的少年慌張的拉下肩膀上的毛巾,下意識向長官利威爾道歉,但是馬上被打斷。

「罷了,不需要這麼拘束。」利威爾把花朵插回瓶內,這時艾倫注意到他之前拿著的東西。

「兵長也知道這種花嗎?」

「你放在室內是養不久的,Tansy是全日照植物,最好種在外面。」艾倫有些意外的聽到利威爾講解這類關於花花草草的事情,擺明了跟他差了有十萬八九千里遠。

其實兵長也是個挺溫柔的人吧。

「啊?」利威爾用一種看白痴的表情望著他,艾倫才發現他不小心把話給講出來,頓時尷尬了起來,又做出緊張時特有的習慣性動作,拚命搜索房間內有什麼可以轉移注意力的事物。

「啊、那個,兵長要喝茶嗎?」掀開放在桌上的茶壺蓋子,確定在洗澡前加入的熱水已經泡得差不多了。

清新的花茶香味飄散開來,利威爾愣住了,這分明是具有鎮定安寧、幫助睡眠效果的花草茶,一般沒事是不會特別去喝這種東西的。他不用問也知曉為什麼,因此臉色又陰沉了幾分。

「喂。」利威爾喚了聲示意他靠近,艾倫不明所以地走過來,納悶的正想開口卻再次被打斷,「手。」

當他是狗嗎?艾倫不敢違背命令,認命地把右手伸出去。利威爾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於是艾倫低頭一看,那是之前鎖鏈在手腕上所遺留下來的痕跡,還存在著不小的傷口,在白皙的手腕上顯得過於猙獰。

艾倫不在乎的甩了甩,「活動時是不會造成什麼困擾的,再過一陣子就會恢復。」

利威爾瞪著那傷口,沒有思考太多,只是想做就去做,所以他拉高那隻手,伸出舌頭舔了上去,艾倫只覺得手腕一痛,刺刺麻麻的感覺蔓延開來,占據了他所有的感官。

在舔血的利威爾由於角度關係只露出一隻眼,艾倫察覺到心跳有加快的趨勢,他居然覺得兵長現在的行為就像在魅惑他,看起來該死的性感。

「兵、兵長……」

「我認為那花是真的很適合你。還有,別忘了我做過的承諾。」

幾句話,卻讓艾倫不禁鼻酸得想哭。什麼時候他們默契好到短短數字就能知道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而且明明是在很奇怪的情況下──利威爾抓著他的手,嘴角還染上他的血──艾倫笑了出來,笑到眼角都有些溫熱了。

他想,他會追隨這男人,直到……偏頭認真地想了想,嘛、誰知道呢?未來的事,就交給未來的他去煩惱吧。

「嘖,小鬼就是小鬼。」







00

「你所渴望的,究竟是什麼呢?」

「我啊……」

少年勾起嘴角,逐漸成熟的臉龐上帶著陽光般溫暖的笑意,輕聲回答。聲音微弱卻帶著鄭重珍惜意味的誓言,隨著風的吹拂,一同遠去。

彷彿,要幫少年傳遞給在遠方他所思念的朋友們。







FIN.

-
這篇是我寫進擊的巨人的處女作,真是害羞///
很怕會OOC,所以有卡文是真的……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開始爆字數,差點打不完又嚇死我了(跪地)
Tansy是艾菊,花語是和平的意思,對他們來說是個極其奢侈的願望吧。對那篇條漫真的很有感觸,當時根本就是當場淚崩的情況…

希望能多多包涵一些奇怪的Bug(呃啊啊)
感謝大家觀看至此www

评论
热度(7)

© 凝塵朔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