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愈合(3)

荆棘城堡

  一会儿甜一会儿虐。对不住大家我不仅仅是个痴汉还是个精分。

  十七岁还未夺冠小队长叶修穿越梗,伞修前提all叶NP文。这是一个伤口愈合的故事,就这么简单。


  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

  可乘船离开的友人终究还有见面的希望,倒在血泊中的那个人,却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清明时节雨,俄而浸润大地,于是梢吐新叶,花芽儿初绽,生机被它洒向大地,却无法让那墓碑下的人起死回生。

  他真要从墓碑下爬出来的话,自己是应该先种向日葵还是先种豌豆呢?

  不,不对,烧成了灰的人,就算真遇上了机会,也是爬不出来的吧?

  叶修躺在病床上,看着吊瓶之下,药液一滴一滴下落。

  苏沐橙就坐在他床边。

  十年后的苏沐橙。

  任何人,任何人在突然穿越到十年之后的情况下,多少也应该有诸如慌乱或者惊讶之类的情绪才对。叶修想自己应该也是有的,只是觉得很倦怠,太倦怠,所有应该有的情绪都没办法从情绪的最底层翻起,就像是湖底沉淀的泥沙。

  被拉到医院来,挂号看病检查然后住院。一系列的流程,沐橙都处理得很好。叶修不知道她是怎么处理自己没有身份证之类的事情的。只是在面对这个成熟的沐橙的时候,他却总是想起就在一天之前被自己塞回学校去的那根哭到眼睛像桃子一样的小姑娘。

  他在这里,十年前呢?

  “叶修哥,你睡会儿吧?”打发莫凡去买早餐之后,苏沐橙这样对叶修说,“等早餐到了我叫你。”

  “才起来……不困。”垂着眼睛,叶修回答她。

  怎么可能不困!青白的肤色上面那么重的黑眼圈!而苏沐橙很清楚,别看叶修早上好像是是自然醒过来的,前一天夜里却一定是凌晨三四点才睡下去。因为白天的时候他要训练,要为了那个原本和苏沐秋约好去获取的冠军而奋斗,而逼迫自己晚睡早起,这样才能有时间在游戏中赚取足够的钱财。他身上还承担着苏沐橙的生活!

  不是不困。是睡不着,神经绷紧到了极限即使闭上眼睛也没办法放纵自己沉睡。因为睡眠的时间或许就能打出一件好装备而得到报酬。

  那个时候的苏沐橙会相信这样拙劣的谎言,而现在的苏沐橙却没办法狠心去揭穿这之后的东西。

  你能怎么样?面对一个即使比你小却依旧像是哥哥一样努力照顾你的心情的,绝对不希望在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面前暴露他的无力的男子汉?

  “我去看看莫凡回来没有,叶修哥还是多睡会儿休息一下吧。”脸上勉强撑着笑容,苏沐橙这么说,仿佛有什么怪兽在追着她一样,飞快地起身离开病房。

  匆匆跑过走廊拐角,不顾旁边来往的护士和病人,蹲下来抱住自己,然后颤抖,哭泣。

  那些好像都被她忘记的东西在这一刻却是这么清晰。

  明明是那么瘦削的身躯却成为了自己的支柱。

  叶修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呢?还是说那些自认为是男人的家伙都这样?对于一切的伤口和痛楚都可以轻描淡写,甚至眉头都不皱,明明同样难过的是他们自己,却包容了其他人那些本来不应该他们承担的情绪。

  他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呢?

  他凭什么这么做?

  凭什么!?

  “小姐?你怎么了?”旁边有人在问她。

  她摆摆手示意别人不要理会她。

  “小姑娘?你这是在哭啊?”

  “别管我!”没有精神去理会对方,苏沐橙甚至直接吐出很不礼貌的三个字,一点都不像是平时的她。

  然后似乎是病人服的裤腿停驻在她面前。

  “我说了别管我!”苏沐橙的脑子很乱,怀着怒气抬头吼了过去,却看见了那张年轻的面孔。

  一只手扎着针,一只手高高举起吊瓶,几乎是下意识地选择自己做一切事情的叶修,扎针的那只手胶管上一截艳红,回血了。

  “叶修哥?”呆愣了一下,甚至来不及擦掉自己脸上的泪痕,苏沐橙站起来,抢过叶修举起的吊瓶,手忙脚乱地想要把叶修送回病房去。

  但是在那之前,空出一只手的叶修却抬起手擦过她脸颊上的泪痕。

  他说:

  “别哭,沐橙,别哭。”

  温柔地擦去泪水的动作,和多年前那个少年抱着哭累了的女孩轻轻拍着她后背哄她入睡的节奏在一颗重合。

  别哭,沐橙,别哭

  十七岁的叶修,对二十四岁的苏沐橙,说出了当年说过的话。

  他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呢?

  他凭什么这么做?

  凭什么!?

  他凭什么这么好……


——————

  他凭什么不说?他凭什么这么好?他凭什么?

评论
热度(386)

© 凝塵朔華 | Powered by LOFTER